<
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六零逆袭记 > 《重生六零逆袭记》正文 257.道德绑架?我呸!
    而事实,也正如淑珍所预料的一般。

    雄赳赳、气昂昂一心想要让儿子认祖归宗,给老妈披麻戴孝送老太太安心入葬的戴卫国确实没有放弃。

    只是事情出乎他的预料太多,没想到淑珍居然把之前种种毫无保留地跟孩子坦白了的他懵逼无比。

    来自亲儿子的好一通鄙视说教让他清楚意识到:儿子对他成见已深,再多说也无非是自取其辱。而眼瞅着明儿老太太就要下葬,也没有那个时间让他循序渐进。那么非常之时,他也就只能行非常之事了!

    虽然这招儿不太阳光,但黑猫白猫,抓到老鼠才是好猫。

    同理可证,阴招损招,达到目的才是高招儿!

    到底死者为大,淑珍又最是善良淳朴的性子。之前跟老妈相处的也好,跟亲母女似的,老太太的最终遗愿,她肯定也会帮忙完成的。

    满满自信的他跟白静和弟弟、妹夫们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希望明天一早能得到他们的支持。

    事关老太太遗愿,哥几个就是心里不愿,那也是不好推脱的。

    但他们能受得了,不代表白静也能啊!

    这不戴卫国的话一说完,白静就以一种看疯子的眼光看着他,眉眼之间满满的嘲讽:“不,我不!跟你说戴卫国你想都不要想,这辈子,我白静跟谁低头都不可能跟刘淑珍低头。想要我跟她下跪祈求,告儿你,我就算是死也绝不同意!”

    “你……”戴卫国气结,拧着眉头满满不耐烦地看着白静:“关系到妈的遗愿,你就不能收起你那可笑自尊心,暂时屈服下么?当人儿媳妇的,为了婆婆的遗愿跪一跪,又能小了你啥呢!”

    “少来,我还不知道你!这会哄着我为你妈的遗愿跪了,回头是不是又要我为了她的遗愿认回你和刘淑珍那野孩子。让他在我跟前耀武扬威,霸占我的一切。甚至连我都要仰他的鼻息、看着他的脸色过活了?”白静嘴角轻勾,扯出一抹我还不知道你的嘲讽弧度。

    一步退,步步退,终有一日就退到让自己连个立锥之地都没有。

    戴家就是一群狼,在你得势的时候匍匐在地摇尾乞怜,装得比狗还狗。一旦墙倒众人推,你露出失势的颓状来,他们也就瞬间褪去了忠犬的外衣,露出狼的大尾巴来。

    要是不狠辣,不强硬,就等着被这帮子白眼狼给吞噬得连骨头渣子也剩不下吧!

    啥,你说戴卫家两口子还是可以的?

    是,他们一家子是不加入战局助纣为虐啥的。

    但,刘淑珍帮着他娶媳妇成家,被离婚的时候不过是得了几句唏嘘。自己帮着他们俩农民把农村户口转成城里的,给安排好了工作,更是半句感谢没有、连个正眼都没捞着啥的。

    也是凉薄的可以了吧!

    在白静看来,那就是没丧心病狂到底,却也没有脱离白眼狼范畴。

    知道白静疯起来是个不管不顾、宁可玉石俱焚的性子,戴卫国也不敢太逼她。

    只用刀子般凌厉的目光狠狠剐了她一阵儿,看她没有丝毫动容的样子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随意跟弟弟和妹夫们交代了声,就回头找帮兵去了。

    白静见状只是冷哼了一声,全然无视戴卫民的不屑不满和戴卫家的欲言又止。往西屋打扫了个地方就把黄小弟又送来的稻草往地上一铺,又罩上了一层塑料,再在上边铺上了被褥。旁边点上了蚊香,蹬掉鞋子就合衣钻进了铺好的被褥里。

    至于守灵,那不是孝子贤孙们该干的事情么?

    翌日清早,淑珍还在酣睡之中就被咣咣当一阵的敲门声给惊醒。

    刚待起身看看是哪个倒霉催的大清早扰人好梦,就被连山给按住了双肩:“好媳妇你昨晚睡得晚,今儿再多睡会儿。老公出去看看是咋回事,等我做好了饭招呼你你再起来哈!”

    淑珍一眼横过去:睡得晚,我这睡得晚是之为谁啊?

    被这风情无限的媚眼给瞪得差点再度化身为狼的连山憨笑挠头:“嘿嘿,你睡,你睡,我去外面看看是谁哈!”

    是谁?

    十有八九是戴家那些个不要脸!

    淑珍心里暗忖,面上却是半点不透。只默默地跟着起炕穿衣,甭管外边这是人是鬼的,她都打量着跟自家老爷们一起去面对。

    连山无奈,既然说服不了她,那就只好带着她呗!

    任由媳妇给他穿上新做的的确良衬衫,黑色西裤、牛皮凉鞋。把白色衬衫的下摆掖进裤腰里,再系上媳妇新近给置办的品牌腰带。

    然后看着平时穿衣只讲究舒适、随意的媳妇突然转变华丽风。一袭大红色过膝、金色腰带的连衣裙,脚蹬中跟儿红色小皮鞋。一头秀发三两下就挽成了个别致的发髻,上面斜插了个黄金玉兰花嵌红宝石的簪子。

    挑挑拣拣好一阵才相中了一对儿火钻的耳坠子,腕上戴了对儿玉镯子。

    本就五官出众气质独特的美人儿,这么一打扮上更是胜过电视上的许多明星。

    被迷得不要不要的连山连忙上手按住了她要拿粉底、眼影给自己上妆的手:“这样我都不乐意你被别人看了去,还来?媳妇你是诚心想要醋死我吧?”

    一愣继而一乐的淑珍摇头,从善如流地放下了手中的化妆品。

    两口子牵手往院门处走去,郎才女貌倒是般配得很。

    只老妈下葬在即,戴家有一个算一个谁乐意看着淑珍这个前儿媳妇一身大红呢?

    就算,就算是婆媳没缘分做到最后,这最起码的尊重也该有啊!

    当然白静倒是不在乎淑珍这个前任对死老婆子尊不尊敬,她只是单纯地看不惯曾经只能在自己面前伏低做小、苦苦哀求的可怜虫越活越鲜妍而已。

    再是不满,戴卫国也记得自己此行的目的。赶紧一声嚎哭出口,冲着淑珍的方向直直跪了下去。求她千不看,万不看,看着当年的情面上别叫老太太带着遗憾入土。而随着他这一哭一跪,戴家兄妹、妯娌和孩子们的,除了白静之外尽皆跪倒、面带哀求。

    被戴卫国连夜请来的几位市领导也帮着敲边鼓,全淑珍人死百怨消,到底死者为大。

    气得淑珍柳眉倒竖:王八羔子琢磨了一宿就整出来个道德绑架的馊主意?想逼着她就范?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