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悠闲小军嫂 > 《悠闲小军嫂》正文 第133章 狐狸这种东西
    抬头看了一眼呲着闪光白牙的黑大个儿,田莫宇闷闷地说,“药不必,来根烟吧。”

    “没烟。”叶阔河蹲下,从购物袋里扒拉一会儿,找到一块小小的方糖,大方地递过去,“吃这个吧。”

    田莫宇仔细看了两眼,愣了,“糖,你买这个吃?”

    “不是啊,超市不找零钱,给了两块。”叶阔河坐在田莫宇身边,“刚戒烟那会儿难受,吃过几天。你也来一块儿吧,味道挺好的。”

    田莫宇撕开糖纸塞进嘴里,好几年不吃糖了,味道居然真的不错,这么压着实在难受,就跟这个乡下来的朴实汉子聊了起来,“为什么要戒烟?”

    “抽不起了。”叶阔河说完,笑得没心没肺的,“还有我妹儿说,一身烟味的男人,不招人待见。”

    田莫宇咬着糖,嘴里是甜的,心里是苦的,“那得分什么烟味儿,没烟味儿的也不一定招人待见。”

    叶阔河转头看看田莫宇郁闷的脸,把到嘴边的话硬憋回去,坐在他旁边,一边吃糖一边拍蚊子。

    “阔河,你有没有喜欢过女人?”田莫宇忽然问了一句。

    叶阔河又拍死一只蚊子,“稀罕过啊,还差点娶进门呢。”

    “差了点什么?”

    “我娘病了,过不起彩礼。”叶阔河声音平静的,像在说别人的事,“我爹过去跟他们家商量过两年再娶,他们家不想等,所以就完了。”

    “彩礼多少钱?”

    “十万八,她弟弟等着钱过彩礼娶媳妇儿。”叶阔河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糖。

    “那真不少。”田莫宇听说过农村结婚讲究彩礼,十万在他们那里,应该算是笔大数目了吧,“就这么完了,你不难受,不想她?”

    “比起我娘的命来,媳妇儿娶不娶的,算个啥。”叶阔河一脸认真,“那钱给我娘治病用了,我娘现在好了,过几年家里有钱了,再相呗。媳妇嘛,脾气好,干家,看得过眼儿就行。结婚证一领,一个被窝里一睡,感情就有了。过去的惦记有啥用?她都给别人当媳妇去了,我再惦记着,那叫不地道。”

    田莫宇忍不住笑了,“你说的对,的确不能惦记了,再惦记着要出事儿的。阔河,跟你聊会儿天,心里敞亮多了。”

    叶阔河毫不谦虚,“好些人都这么说,所以我人缘老好了。”

    田莫宇抽抽嘴角,忽然觉得叶阔河身上有股说不上来的熟悉感,“恩,看出来了,边宅里除了边蒗,你人缘最好。”

    提起边宅,叶阔河可是满意得不得了,“世上还是好人多啊。我帮一个大娘追个钱包就让蓅叔相中了带回来,这里一个月的工资,我在家辛辛苦苦种仨月大棚也不见得能挣到。小姐和蓅叔都是好人啊,还有田少爷你也是好人,不嫌弃我是农村出来的,还跟我聊天”

    如果是以前的田莫宇,自然不会多想。但是今天让舒语默一顿教育,他的脑子也开始转悠了,忽然觉得叶阔河被边蓅领回边宅,或许大有深意。

    至于是什么深意,没凭没据地田莫宇也无法推测,边宅的人嘴巴一个比一个严实,想探听他们的消息,根本不可能。

    太烧脑子了!田莫宇深吸一口气,调整,晃晃悠悠地回了晚晴院。

    奶奶已经睡了,梁奇夏还没回梁宅,正坐在田莫宇的屋子里玩游戏。

    “这么久才回来?”梁奇夏笑容暧昧地看着小表弟,“脖子上的一片红,是怎么回事,恩?”

    他对舒语默和自己的关系的格外关心,不由得不让田莫宇多想。一向耿直的田莫宇心里就很不舒坦,不过他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表面上笑得也算是春风十里,“还能怎么回事,被外边的蚊子咬的呗。”

    梁奇夏放下手中最新款的游戏机,凑到田莫宇身边,语气更加暧昧,“给我说说,怎么咬的?”

    “还能怎么咬的,在花园里听语默说了半天专业课。”田莫宇一本正经地说,“我发现啊,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未来大有前途,我决定了,我要好好学习,我要当语默那样的学霸,考研究生,读博士!”

    梁奇夏手一抖,差点把游戏机掉地上,很是无语地给他解惑,“我的傻弟弟,语默是在忽悠你,你不是当学霸的料。”

    田莫宇立刻不高兴了,把游戏机塞进表哥的怀里,推着他出门,“语默说我是这块料,我就是!从今天开始,我要好好学习,当学霸!表哥,你别再送我这些玩物丧志的东西,耽误我读书当学霸,我跟你没完!”

    梁奇夏一脸无奈地抱着游戏机下楼,在二楼客厅里,见到一身舒适,喝茶看平板的舅妈蒋素心。梁奇夏眼睛闪了闪,也悠哉地走了过去,“舅妈在看什么?”

    蒋素心亲切地拍拍身边的位子让梁奇夏坐,“世界机器人大会的新闻,再不看,就跟不上时代了。”

    满眼的新闻图片和报道,梁奇夏一眼就认出易衡科技公司的标志,笑着聊起来,“易衡科技公司最新款的交流伺服电机,听说行业反响很好,订单不断。舅妈听说没有,前几天易衡科技与国的tg公司之间因为零部件价格起了摩擦,tg公司霸道地切断了易衡的货源,等着易衡求上门去。但是谁也没想到易衡的许长右居然一天之内就从其他公司拿到足质足量的活,狠狠地打了tg的脸。”

    “听说了,你易衡那批货是哪来的?”tg 放出消息说要封杀易衡,不准同行卖货给许长右,这么大的事情蒋素心当然知道,不过她差了半天也没找到那批凭空出现的伺服电机是从哪里来的。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那批电机居然还是tg的产品,许长右这一手,让人不得不高看一眼,或许易衡科技,也不是那么好捏的软柿子,他背后,或许有人啊。

    “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梁奇夏也好奇地看着舅妈,“您不是一直关注易衡,也没有消息?”

    什么叫一直关注易衡?蒋素心压下眼皮,“我关注的公司可不只易衡一家。你们梁科的改进版机器人赛亚,又要上市了吧?”

    “我还没进公司做事,不太清楚。不过,”梁奇夏笑得笃定,“我相信语默的实力,她一定不会让公司失望的。”

    蒋素心嘴角挂起讽刺地笑,“你对她倒真是另眼相看。”

    “谁让她是我表妹呢。”梁奇夏说的理所当然。

    大狐狸遇上小狐狸,哪句话都是耐人寻味的。蒋素心笑得更加和蔼可亲,“如果不是知道你二十多年对她从来不闻不问,我恐怕还真以为,你说的是真的。”

    “真,怎么不真?做人呢,不要纠结过去,得往前看。”梁奇夏站起身,笑得妙不可言,“谁没有点儿不想让人知道的过去呢,深挖起来,就没意思了,舅妈,你说是不是?”

    蒋素心的笑,瞬间凝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