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女术士 > 《重生女术士》正文 第510章:好凶残的少将大人
    一种力量到了足够强大的时候就会产生形态、智力,以及各种情绪。

    术士跟强大的力量沟通,是通过法印跟咒语利用精神力进行。

    要想做到跟强大的力量对话要求非常高。

    首先得实力足够,才有资格与强大的力量对话。

    就像术士请神一般,施法请神就是一个对话的过程。

    其次就得会跟强大力量对话的咒语跟法印,不然,人类跟天地自然力量,天差地别,没有一个媒介如何沟通?

    跟强大的力量沟通是一件非常费神的事情,当秦双双跟龙脉对话结束时,她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精神也显得有些萎靡。

    但所幸是谈判成功了,她在原地缓了一口气,起身,走到身后的石墙前,伸手覆上去,再眨眼,她便出现在了房间里。

    “呲啦~”一声,对讲恢复正常。

    “师父师父,你在哪儿?”对讲刚恢复,里面就传来了瑶小东的呼叫。

    “我在走廊左边第二间房里。”秦双双回答,“你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包围我们的敌人已经被全部消灭,现在我们,啊呀!”瑶小东一声惊呼,对讲里传来一阵风声跟清晰的打斗声,接着瑶小东的声音继续传来。

    “我们在对付大黑蛇,马上就能把这玩意儿弄死了。”

    “好,那你认真战斗,先这样。”

    秦双双结束了跟瑶小东的对话,在现在呼叫云泰然,还是等会儿见着他再当面说之间犹豫了下。

    还没想好呢,就看到混合着龙脉之力的黑气从法阵里冒出。

    她赶紧抛去犹豫,选择了先赶紧封印住法阵,阻断黑气吸收龙脉之力供给大黑蛇。

    而且,她已经出来,若再耽耽搁搁的,让龙脉之力还被黑气吸收,就会让龙脉觉得她有失信之嫌,好不容易达成的协议就会功亏一篑了。

    于是,云泰然心里的一团火就烧得更旺盛了。

    攻击大黑蛇的力度瞬间加大,让陶弘睿跟瑶小东同时一惊。

    若是大黑蛇有智商,估计都要哭了。

    封印法阵以秦双双的实力不是什么难事,她很快封印完一个法阵,再飞快进入其他有着一模一样法阵的房间,将法阵封印掉。

    已经快支撑不住的大黑蛇失去了力量供给,很快便被消灭掉化成黑气,再被彻底消融。

    山脚下房间里的战斗终于彻底结束,秦双双从最后一个房间出来时,云泰然也正好从最里面的房间出来。

    两人视线对上,云泰然的表情严肃冷峻,眼神沉冷,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力。

    秦双双知道他在生气,生她不说一声就自己擅自冒险的气。

    陶弘睿跟瑶小东见两人对视的气氛不对,立即悄悄溜过走廊往外走。

    “弘睿。”

    在陶弘睿溜到走廊跟大厅间门的门口时,秦双双淡淡叫了他一声。

    “啊?”陶弘睿浑身一僵,苦着脸跟瑶小东对望一眼,在瑶小东松了一口气“你自求多福”的眼神下艰难的转身。

    先小心的看了云泰然一眼,发现他的脸色更不好了,心里暗暗叫苦,看向秦双双飞快道。

    “我受了重伤不要拿我当炮灰啊!你们夫妻之间的事,关起门来两个人解决就好了,我这个无关紧要的外人就当一个屁放了吧!”

    “什么啊?”秦双双微微拧眉迷惑的看他一眼,道:“我知道你伤得不轻,后面的战斗就不要参与了,跟川子他们先带着李队长与陈先生出去。”

    “啊!”陶弘睿有些呆。

    不是要拿他当云少将怒火之下的炮灰吗?

    “愣着干什么?”云泰然睨着陶弘睿淡淡道,“还不赶紧走?”

    “哎哎哎~好好好~”陶弘睿如蒙大赦,欢喜的应着,“我马上就走,马上走。”

    “李队长跟陈先生伤得重,要小心一些。”秦双双嘱咐。

    “好,放心吧,我保证好好完成任务。”陶弘睿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云少将太可怕了,要是眼神可以杀人,他估计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嘤嘤嘤,好凶残的少将大人,秦大小姐您自求多福吧!

    闲杂人等都离开了!

    云泰然跟秦双双的视线再次对上。

    第一栋房子的法阵已全部封印,在去其他房间展开战斗之前,他们还有些空余时间,把私人感情的事情处理一下。

    秦双双跟云泰然对视着,走到他面前,看到他受伤的左手,执起来,掏出手帕将手上的血擦干净,再抹过一层灵力,拿出另外一条干净的手帕将伤口包好。

    云泰然就那样看着她,不反抗发泄他的不满,也不说话,直到秦双双包完,抬起眼继续跟他对视。

    秦双双看着云泰然沉冷得可怕的模样,心里并不犯怵害怕。

    云泰然还是第一次用这样的态度对她,她觉得有些新鲜。

    秦双双冲他微微一笑,澄澈的眼眸带上歉然,双手托着下巴呈花朵状,主动的老实承认错误。

    “泰然哥、哥,我知道我错了,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秦双双带着歉然的语气如常般平淡,没什么表情的瞪着澄澈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云泰然。

    云泰然被她面无表情卖萌的模样打败了,憋在心里的一腔火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语又无奈的呼出一口气,简直拿她没办法,拉下她摆成花瓣的手,哭笑不得的道:“不会卖萌就不要卖了。”

    “我难道不萌吗?”秦双双再一次抬起双手托了下自己面无表情的漂亮脸蛋,微微歪着头看云泰然,“我萌不萌?”

    云泰然捂着心脏,点头,“萌!”

    冷酷淡然的人卖萌,简直要命!

    得到想要的答应,秦双双满意一笑。

    云泰然睨了她一眼,“我虽然不生你的气了,但你也得给我一个解释。”

    “你怎么不问我,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

    “难道你不知道?”云泰然挑眉,“你不知道的话,那跟我承认错误是玩呢?”

    “扑哧!”秦双双乐了,“我当然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

    接着秦双双跟云泰然细数自己犯下的错误,再将她遇到的情况跟心理活动都跟他说了一遍,包括从法阵出来后为纠结要不要在对讲里说话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真是做到了,对泰然哥、哥,毫无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