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填坑吧祭司大人 > 《填坑吧祭司大人》正文 第十五章
    林翔宇打量着她一身宫妆长裙,轻纱飘飘,钗饰叮当,腰间禁步压腰的环佩轻碰更是清脆悦耳:“还是我去吧,你还没靠近就被人发现了。”

    凤歌本想反驳,只是一转头,头上就传来清脆的声音。

    平日没什么感觉,要是在安静的地方,这声音还是相当响亮。

    “你等等。”凤歌将头上的发钗与各色饰品都拔下来,又将拖在地上的长长裙摆抱在手中,“看,现在没问题了。”

    林翔宇十分怀疑的看着她:“这样能行?”

    “能行能行。”凤歌催促道,“我们一会儿趁着天黑,悄悄的溜进去……去?”

    刚才还在前面走来走去的人,竟然不见了。

    凤歌揉了揉眼睛,没错,是不见了,她低声问:“刚才那边的几个人,去哪儿了?”

    林翔宇一脸茫然的摇头。

    算了,问他也是白问,这几个人大概吃晚饭去了。

    凤歌蹑手蹑脚的与林翔宇一同往山洞摸去,她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贴在洞口,悄悄伸头往里看,只看了一眼,又马上缩回来,神色严肃。

    林翔宇低声问:“看见什么了?”

    “什么都没看见。”

    “……”

    “里面一片黑。”

    “那,咱们就别进去了呗,太危险了,不如我调些衙役来……”林翔宇从来没干过这么刺激的事。

    “等你调来人,他们把东西都藏起来了怎么办?”凤歌的脸上就写着:“一定要进去。”

    林翔宇苦着脸:“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没事干嘛往这种地方跑。”

    “谁是千金之子?”凤歌心中一跳,以为林翔宇看出了他的身份。

    “当然是我啦,我好歹也是一方父母官,怎么能亲自往这么可怕的地方跑。”

    凤歌摇摇头:“我看你不是千金之子,是千金小姐,比我一个姑娘家还娇气!事儿多!麻烦!胆小!怂包!”

    “我才不是。”林翔宇男子汉的尊严受到了打击,他从怀里掏出火石与火镰:“进去就进去。”

    他寻了根粗些的树枝,点着,昂首挺胸的往里走。

    凤歌跟在他身后一同进去。

    这是一处天然的山洞,冰凉而干燥,曲曲折折,然后……再往前,就已经是一堵严严实实的石壁,没路了。

    “什么都没有,我们走吧。”林翔宇转身,他手中的火把晃着了凤歌的眼睛,她一下没留神,脚下被突起的石头绊了一下,不由自主用手一撑,碰触到石壁。

    看似已全无去路的前方,石壁竟然“咔咔”从中裂开,黑暗的前方隐藏着无限的可能与神秘。

    “机关!”本来十分紧张的林翔宇,忽然来了精神,他弯腰凑在凤歌刚才无意间摸到的位置看了好久,“厉害!精巧!一定是大师做的。”

    林翔宇不紧张了,凤歌反倒紧张起来,她想确定一下关林森是不是还紧紧的跟着自己,以及,她不确定,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是不是算自杀。

    有更好的处理办法,只是,如果按稳妥的处理方式,有可能会耽误时机。

    对,那就不算,哼,我乃堂堂储君,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好歹没指着一头梅花鹿说它是大白马已经算贤明了!凤歌给自己鼓舞打气。

    两人踏进石壁之后,走了十几步,石壁忽然合上了。

    林翔宇一转头,见石壁合上,自言自语:“它怎么知道要延时合上,这难道是水力锤的动力系统?”

    两人在石壁上摸来摸去,想要找到出去的开关,石壁却静静的立在那里,完全没有想要动一动的意思。

    “放心放心,这种地方既然是让人进的,就必须有让人出的机关。”林翔宇也不知是在安慰凤歌,还是在安慰自己。

    又摸了一阵,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凤歌直起身,对林翔宇说:“算了,我们再往前走走看,在这里耗着也没意思,兴许这就是个单向门,出口在前面也未可知。”

    火光明亮,看来这里的空气还是十分充足,没有被憋死的烦恼。

    前方,有一块石碑,上有几个黑乎乎的几个大字,林翔宇用火把一照,顿时吃惊不小,只见上书“忠武韩王陵”,下面还有几个小字,应该是这座韩王陵建成的年代。

    “没想到,前朝的那位韩王竟然埋在这里。”凤歌感慨道。

    这位韩王武勇过人,当初若不是他撑着,只怕太祖早早的就立国了。太祖当初对这位对手也是赞誉有加,只可惜,太过忠心,拉拢不过来,只得使了一招“反间计”,让前朝昏庸的皇帝亲自将这位韩王斩了。

    至城破之时,前朝的最后一位皇帝才知道,自己错杀好人,却是悔之晚矣。

    太祖命人将这位可敬的对手好生收敛,同时也在史书中记下这一笔,警示自己的子孙后人,若是素来忠勇之人疑有谋反,必须慎之再慎之,不可轻伤人命。

    “割人头,不是割韭菜,后悔了等来年,还能再长出来。”

    凤歌知道这段旧事,却不知道竟然是埋在这里。

    可惜现在情势不对,否则她一定会好好祭一祭这位英雄。

    凤歌十分感慨,借着火光,又向前走去,忽然,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微微向下一陷,岩壁里似乎有声音。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不知从哪里飘出淡淡的香气,她刚想闭住呼吸,却已经来不及了,整个人软软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好吵。

    周围一片嘻嘻哈哈的喧闹声。

    凤歌皱着眉头,嘟囔着:“再睡一会儿。”肩膀却被人摇动,她想要躲开:“就一会儿。”却感觉到,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固定住了,根本动不了。

    而摇动她肩膀的手更加用力,现在这些宫女,胆子越来越大了,谁给了她们勇气,母后吗!

    “大胆!”凤歌终于受不了了了,猛然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却不是熟悉的丹凤殿。

    阴暗的房间,简单的家具,还有一些根本不认识的男人,每个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窃窃私语,发出邪恶而暧昧的笑容。

    “你终于醒啦。”其中一人凑过来,捏着凤歌的下巴,仔细端详着她的脸:“真是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呢,有没有婆家啦,有没有相好的情郎啊?”

    凤歌脑子里还是晕乎乎的,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很烦,废话连篇,操的心比宫里的管事大宫女还多,她用力甩开那只手:“闲事管太多,小心死得快。”

    “嗨哟,小娘子脾气不小,辣辣的,我喜欢。”

    “喜欢你大爷!”这几天在市井里听见这句话听见好多遍了,凤歌觉得这话特别有气势,一直想要找机会说出来,现在终于脱口而出,那一瞬间,感觉异常的舒爽。

    “麦老大,主上来了。”有人匆匆从外面跑进来。

    被称为麦老大的人一惊:“怎么这会儿来了。”忙召呼众人:“快出去迎接主上。”

    片刻,人便走了个干干净净,凤歌这会儿也清醒的差不多了,她四下张望,发现一旁还绑着个林翔宇,低垂着脑袋,似乎还没醒。

    “喂。”没有动静。

    “醒醒。”没有动静。

    “林翔宇。”没有动静。

    “工部尚书来啦!”

    “哪哪哪!”林翔宇整个人忽然精神百倍,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处境:“我们这是……刚才好像闻到了一股香气,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们中了迷香。”

    “……而且还是从西域的大雪山下,专门采来的阿修罗花精炼而成的迷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屋里两人的耳朵。

    石门,缓缓缩入两边的机关里,一个穿着斗篷的男子被一群戴着白色面具的人簇拥在中间,向凤歌走来。

    要看一个人的身份和家世,不是看衣服,而是从仪态与谈吐的细微之处,这个男人的步子迈得不紧不慢,身形端正,腰背挺直,却不是侍卫或习武者的那种紧绷感。

    而是习惯对别人发号施令,久居上位者,不自然流露出的气质。

    可惜,看不见脸,他的脸隐藏在一只黑色的面具之后,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充满打量之色,从凤歌的脸扫到她的身上,再到脚上。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却往这穷乡僻壤跑,何必呢。”那人摇头叹息。

    凤歌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两声:“我就是个来踏春游玩的普通人。”

    “普通人,会和知县在一起踏春游玩?”

    “嗯……知县大人他……他比较亲民。”

    “啊对,亲民,我特别亲民,所以到山上来看看最近野菜长得怎么样,有没有新鲜的蘑菇长出来,我没有和她一起来,我是一个人……”

    戴着面具的人不耐烦的挥挥手,一旁早有人将他的嘴给堵上。

    “游玩?哈哈哈。”戴着面具的人虽然在笑,笑声里却带着不尽的森冷肃杀之意。

    面具后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凤歌:“原来,皇城里的大公主,对这种野山荒地有兴趣。”

    突然被说破身份,凤歌心中一紧,这人是谁,他为什么知道自己的身份?

    现在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装傻啦,难道要直接承认吗?

    在朝听政这么几年,凤歌学到的技能有很多,其中包括就算所有证据都放在面前,也能大喊“老臣冤枉”的臭不要脸技能。

    那种被人随便甩了几条证据就整个精神崩溃,跪下承认,不仅全部和盘托出,还一定要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做案的动机和操作过程也详详细细说出来,生怕漏掉一个细节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站在大恒的朝堂之上的。

    “什么大公主?我怎么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凤歌茫然的眨巴着大眼睛,脸上写满了“无辜、天真、纯洁”。

    面对这样做作、浮夸、毫无演技的装傻,面具人根本不以为意:“会这么说,当然是有十足的把握,你认也好,不认也好,都不重要。”

    “反正……你都会这样静静的……死在这里,无人知晓……”

    “呃,你后面那几个,不是人?还是……”凤歌貌似纯良的一笑:“你想事后杀人灭口呀?”

    这话一出口,面具人身后的几个人看似没有任何异样,但是,有的人脸上,已经微微露出了一些情绪的变化。

    戴着面具的人微笑着鼓掌:“很好,很好,虽然已经落到如此地步,却能在看似不经意的时候,挑拨离间,真不愧是我大恒的继位储君,如果你好好的往南,不来这里多管闲事,必能成为一代明君。”

    “哪里哪里,客气客气,你也不错啊,明明是步步为营,把我算计来,却说成是我自己找死,有力的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像阁下这样的人才,要不要考虑跳槽到我手下,光明正大掌权做事,完全不需要蒙头盖脸,遮遮掩掩。”

    戴着面具的人摆摆手:“罢了,不与你争这口舌之利,来,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认识。”说着,从他身后,转出一个穿着长长的黑斗篷的人,她缓缓的摘下罩在脸上的白色面具,又拂下了兜帽。

    那一瞬间,凤歌感觉心脏停跳半拍。

    这个人,不就是自己吗?

    无论是身材还是眉眼,都一模一样。

    “来见见这位大恒的储君——大公主殿下。”戴着面具的人满意地看到凤歌终于露出震惊的表情。

    “待你殡天之后,她会替你承欢膝下,继承大恒国统,你就放心的去吧。”戴面具的人笑道。

    他身旁有人拔出刀,“呛啷”一声响,刀刃的寒光,照在凤歌的脸上,那人持刀向凤歌一步步走来,凤歌不安的东张西望,关林森呢?为什么这个暗卫在关键时刻没有出现?

    戴着面具的人冷笑道:“你在等你的暗卫?呵呵,我既然知道你的身份,还能不防着暗卫吗?他现在,只怕已经被砍成肉泥了。”

    凤歌冷笑:“就凭你的人?只怕还没有人能赢得过他!”

    “一根筷子当然容易被折断,两根三根……一百根两百根呢?”

    凤歌笑得云淡风清:“哎呀呀,怎么忽然就数到一百两百了,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来呢。”

    “再拖延,也是没有用的。”

    凤歌一双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冷静自如就好像站在丹凤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