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幺六小说 > 科幻小说 > 锦庭娇 > 《锦庭娇》正文 第492章 更大目标
    沈羲惊异他何以这般模样出现,又何以能够冲破太傅府层层关卡进得门来!但眼下显然不是问话的好时机。

    毕尚云目光在他脸上停了好半晌,缓缓道:“入了我毕府的门,要想走可没有那么容易。”

    “如果太傅执意不肯,那晚辈就只好进宫请皇上作个通融了。”贺兰谆笑着,随后门外又闪进十来个紫衣侍卫。

    毕尚云脸色转青。

    贺兰谆这么一露面便就等于撕破脸了,方才若是能将萧淮杀死在当场反倒好说,如今人没死,再想强拦着,后果恐有些难以收拾。

    萧淮也是满脸青寒。姓毕的分明应该还有别的目的,再晚一刹他就有可能得手,贺兰谆偏生在这个时候赶到!

    “还不跟太傅大人告辞?”贺兰谆使眼色。

    萧淮冷眼往毕尚睃过去:“打扰了太傅,晚辈这就告辞。”

    毕尚云沉脸不语。

    默立半刻,最终摆了摆手。

    两厢结下的是私仇,贺兰谆摆明就是过来讨人的,倘若不放,最终引来的只是燕王。

    一场惊心动魄的混战,居然就这样硬生生地落幕,不光是萧淮心有不甘,就是沈羲与霍究也始料未及。

    望着他们一干人离去的背影,静立着的毕尚云眼里却逐渐浮现出了一丝戾色。

    出得毕府,苏言竟然也换回日常打扮带人等在门前大树下。

    “到底怎么回事!”萧淮完全没有了耐性,扯掉颈上的面巾直接摔在地下。

    苏言一时语塞,只看向随后急急出来的贺兰谆。

    “毕尚云还有后招,是你想也想不到的!若不是我刚才假传圣旨进去阻止,回头恐怕马上就有大祸!”

    贺兰谆语速甚急,往日的优雅从容已然无影无踪。

    沈羲心口一提:“出了什么事?!”

    “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苏言你留下来守住毕府,仔细盯着毕尚云有什么动作,防着他派人跟踪。你们立刻随我去见个人,去了你们就明白了!”

    贺兰谆边说边翻身上马,然后苏言也将萧淮的赤霓给牵了过来。

    这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沈羲与萧淮共乘,自始至终没有机会向贺兰谆问话,也不知从何问起。

    只觉得沿途的风都来的太急了,哪怕是炎夏之夜,那速度也将脸颊刮得生疼。

    毕府里那凶险的一幕已经远去,却不知道接下来又将看到什么。

    马儿一路奔向北面海子方向,最后在一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宅院面前停下来。

    贺兰谆看看门前两株大槐树,点头道:“是这里了。”

    这里轻叩门,立刻就有人提着灯笼把门开了,来者布衣长身,身躯矫健而雄壮,见了贺兰谆却恭谨地行了礼:“公子来了。”

    沈羲听声公子时心内微微一动,从未有人称呼过贺兰谆为公子,这人是——

    萧淮也是同样的起了疑惑,他牵住沈羲,不动声色地随着贺兰谆入了内。

    前院里灯光幽暗,而厅前廊下则站着一人,虽然未曾迎过来,但那微凝的眉头以及来回徘徊的步伐,却透露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洛先生。”贺兰谆上前拱了手,然后看向萧淮他们这边:“这便是燕王世子,世子妃,大周的刑部侍郎霍究。

    “寄寒,这位是洛先生。洛先生大名翼风,先前之所以我以传旨之名闯进毕府去阻止你,是因为洛先生带给了我更为重要的消息。”

    洛翼风朝萧淮等人施礼。

    萧淮回了礼,将他仔细打量。

    只见其人年龄介于三四旬之间,眉眼俊隽,姿态雍容,虽作文士打扮,一身锦衣之下却并无寻常文士之酸腐,反倒极有闲云野鹤般的名士之风。

    因此反倒先问起他来:“不知洛先生有何消息,重要到赶在那当口来告诉我?”

    只差一步就能拿住毕尚云,他无法对他客气。

    洛翼风此时正在打量沈羲,听到这话也不曾失措,只颌了颌首,说道:“世子可曾听说过翼虎上符?”

    萧淮顿住,他是行军的,而且还是大周的五军副都督,翼虎上符他当年知道,那是大秦的兵符!

    而霍究则在一顿之后,则直接自怀里掏出一枚令牌来:“可是这样的牌子?”

    “没错,就是这样的,但是这是假的!”洛翼风看了看,沉声道。

    “那真的在何处?”萧淮立刻听出苗头。

    “在毕尚云手上!”洛翼风说道。“不知世子近来可曾收到各地上报来的军情?”

    萧淮看了眼沈羲,凝眉道:“近来我大婚,尚在婚期,军务暂由我父王兼管。出了什么事?”

    “有人找到了真的翼虎上符,并且正在利用它召集着大秦兵马残部,意图利用它对付燕王府!”洛翼风神色间已有了些焦灼,“而这个人,就是毕尚云!”

    “什么?!”沈羲与萧淮霍究同声惊讶起来。

    翼虎上符是大秦兵符,它在大秦军具有什么权力沈羲再清楚不过!

    原来这种东西应该早就随着征战已经失散或销毁,如今不但没有丢失,而且还落在了毕尚云手上?!

    “这么说来他果然潜伏着还有目的?!”她快速地看向萧淮他们。

    “没错!”洛翼风道,“他的目的就是要最终摧毁燕王府,以及屠尽所有效忠于大秦及赫连王朝的忠勇,使得燕王府与赫连人同归于尽之后,最终将整个国家控制在他手上!

    “而大秦余下的这批人马,据我初步估计,全部加起来还有八九万之多,正好被他利用来当作攻击燕王府的工具!”

    沈羲突觉自脚发凉。一支对大周恶行深恶痛绝的八九万之多的大秦残军,居然被毕尚云给利用起来了!

    “现在你们应该知道为什么毕尚云会舍得让你们活着走出来了。他不是怕了燕王府,也不是顾及着什么,而是他手上有足够强大的底牌!

    “他所图的是燕王府与赫连军队同时走向灭亡!一支八万人的队伍,足够被燕王府麾下的二十万亲军全数剿灭!

    “而这支队伍会被他挑唆得只冲着燕王府的兵马而去,王府二十万亲兵一旦打起这场仗来,绝对也会损失不少!”

    “八九万人的兵马召集起来绝不会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哪来的兵器装备?”

    萧淮手握剑柄,牙关已紧咬起来。